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用户隐私终占上风微软胜诉美国司法部

2018-11-28 13:10:37

北京时间7月15日消息,美国曼哈顿第二巡回上诉法院在本周四终于裁决微软胜诉,宣布美国政府无权强迫微软和其他科技公司提交存储在海外的服务器数据,这是从2014年微软拒绝向美国政府提供海外服务器数据并不断提起上诉以来获取的终胜利。

事情还要从2014年说起。当时在一起涉外毒品案件中,美国执法机构向微软发出了搜查令,要求该公司提供其位于爱尔兰数据中心的一名普通用户的邮件内容,而微软明确表示决绝,并就此事提起上诉,截止2014年9月,微软已经三次上诉并败诉,但该公司表示将继续上诉。

“为了保护我们在全世界用户的信息隐私权,我们讲继续上诉”,微软首席法务顾问Brad Smith当时表示。

微软认为,美国政府使用的《电子通讯隐私法》中的言论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中限定的搜查权和扣押权,该法律赋予了用户和企业对于政府是否在搜查他们的财产的知情权。同时,依据《宪法修正案》,微软有权利告知用户相关情况。更重要的是,由于美国的法律并不适用于爱尔兰,因此美国政府根本无权获取爱尔兰服务器上的数据。

但美国司法部表示,只要持有数据的实体属于美国法庭的司法管辖范围内,政府就有权获得美国服务提供商保存在国外的记录。并且根据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1984年的判例,这类案件的判决依据应该是谁拥有这些数据,而不是数据保存在何处,微软位于美国,并从美国去操控这些数据,而微软自身必须受到美国法律的管辖。

在当时,这是美国首例企业对获取海外数据的政府搜查令提起上诉的案件,审判结果映射着美国法律界对于执法机关是否能就保存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美国用户数字资产进行合法调查的“官方态度”,因此得到了广泛关注和热会各界的热烈讨论。

包括AT&T、苹果、思科以及Verizon通信在内的美国多家科技企业,以及不少隐私权保护组织纷纷加入了支持微软的阵营,他们纷纷公开表示支持微软的立场。科技公司担心,若是服务器数据无论处于何地都会被政府的调查者获得,那么用户将很可能失去对美国公司的信任而转投海外的竞争对手公司,那时他们将失去高达数百亿美元的收入。

“这样的判决(微软败诉)将会引发混乱。其他国家政府也会站出来要求互惠政策,对美国公司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海外的数字资产提出搜查申请。”美国权利保护组织“民主科技中心”的法律顾问Gregory Nojeim表示。

美国司法部的律师则认为,如果微软在上诉中取得优势,那么美国用户将很有可能宣称自己居住在其他国家,从而逃避美国司法部门今后的多项检查,进而影响政府部门执法。

显然法官还是更多地站在司法部正常执法的立场考虑问题,从2014年到2015年的上诉全都以微软的败诉告终。不过,虽然一再败诉,微软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主张,并一直拒绝履行法庭的判决。一直到2016年4月,微软再次起诉美国司法部,称政府部门禁止科技公司向用户透露他们的数据何时被联邦机构审查的做法违背了美国宪法。

微软在此次上诉中指出,在过去18个月内共收到多达5624条联邦政府索要客户信息的命令,其中近一半(2576条)的命令阻止公司向客户透露有关政府正在检查他们的数据的信息。尽管微软总是服从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命令,但该公司表示,有1752项秘密检查令没有时间期限,因此微软可能永远无法告知用户政府部门已经获得了他们的数字资料,同时要求法院撤销司法部的搜查。

终,微软在本周四总算得到了胜诉的判决。

本次宣判的法官,Susan Carney表示,限制司法部门搜查令的权限也符合跨境刑事调查的惯例,这些都明确写在美国与所有欧洲国家之间签订的互助条款里。并且,根据1986年实施的《存储通讯法案》而发布的搜查令,不适用于现今情况下美国服务提供商在海外存储的通讯信息。

“国会当初并不准备将该法的搜查条款应用于海外。”她写道,“这些条款的重点是保护用户隐私权。”

微软法务顾问Brad Smith在声明中说:“我们欢迎今天的裁决。”他表示,这项裁决给了人们更多的信心,依靠自己本国的法律保护自己的隐私,而不必担心外国法律的干涉,从而确保“现实世界中的法律保护也可以应用于数字领域”。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Peter Carr表示,他们对此项裁决表示失望,并将评估其他的法律选择。

其实,饱受信息安全困扰的企业远不止微软一家。

今年2月,美国FBI曾命令苹果公司解锁一部恐怖分子的iPhone手机,以获取其中可能隐藏的基地组织相关数据。但苹果公司和微软的态度一样,坚定地回绝了FBI的要求。后来因第三方的介入,FBI成功解锁了手机,因此放弃了对苹果的这一要求。

打车应用Uber在一份透明报告中称,在2015年7月至12月期间,公司向多个美国监管部门提供了逾1200万乘客和司机的信息,向美国州和联邦执法机关提供了469位用户的信息。Uber表示,“政府如今对线上公司的要求远远超过了线下公司。我们希望自己的透明报告,能够引发一场关于何种类型和数量级的信息,在哪些情况下能够按要求提交给政府相关部门的公众讨论。”

在此我们想表达的是,在移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把大量的个人隐私信息存储在企业的服务器上,除了一味强调企业对这些数据的安全保管能力之外,我们也应该以微软的胜诉为契机,仔细考虑政府部门的正常调查和用户的个人隐私之间的界限到底在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