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公务员“非常幸福”比例说明啥

2018-12-02 16:39:39
公务员“非常幸福”比例说明啥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领导的中国民生指数课题组,去年完成了《2010年中国城市居民幸福感调查》,分析被调查者的所属行业和职业后发现,国家机关党群组织、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回答“非常幸福”的比例。

较之以往一些调查机构得出的公务员“幸福感强”、“总体幸福感”、“职业幸福感”的结论,“回答‘非常幸福’的比例”的说法有些矜持,虽然意思并无二致。

不过,吴晓灵是央行前副行长的职业背景,决定了他注重用数据分析说话,据了解他牵头的课题组作为相对独立的调查机构,正在构建一整套旨在改变GDP导向的地方政绩评价系统的指标体系。

因此,他们有关公务员幸福感的调查结果,对我而言可信度是较高的。

这两年,公务员在各类“幸福感”的调查中屡屡拔得头筹。

对此前林林总总类似调查中“公务员幸福”的结果,我确实没去多想,都是不惮于善良的心去揣测的。

公务员因“公”而存在,为“公”而工作,职业荣誉感肯定是有的。

问题当然难免,但“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仆人服务主人,也不能总是勒紧裤腰带的。

俗语说有比较才有鉴别,这次让人嗅出异味的,是报道中的另外关键一句:回答“非常幸福”比例的是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和农林牧渔水产生产人员。

按我的理解,“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和农林牧渔水产生产人员”的简称是工人农民,过去叫“劳苦大众”。

这个庞大的群体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是公务人员的衣食父母,是主人。

仆人幸福,主人不幸福,说起来近乎于玩笑,不必当真,但这个结论赫然出现在权威的民意调查中,不免让人感觉怪异。

正常的逻辑是,公务员的幸福感应该来自职业责任。

温家宝总理曾多次强调:“政府工作人员除了当好人民的公仆以外,没有任何权力。

”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务员的幸福应该源自人民的幸福;公仆的幸福感强,主人的幸福感应更强才是。

现在的结果却恰恰相反,公仆的幸福感超过了其主人——工农大众,就不难明白公务员的幸福感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之上了。

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在其所著的《正义论》中提出了“分粥法则”,他把社会财富比作一锅粥,由此提出了五种分粥的办法。

其中第五种办法,是让分粥者领粥,即要等所有人把粥领走了,自己才能取剩下的那份。

让分粥者领粥,这就给分粥者提出了一个起码的要求:每碗粥都要分得很均匀。

道理明摆着,倘分得不匀,少的那碗粥便只好留给自己;只有分得平均合理,自己才不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